柚 子

时间:2019年11月19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加入收藏 】【 字体:

  都说李老汉坎坷命苦哇。二十多岁时儿子刚生下来老婆就惹上一身病,花钱无数却走了;独自一人好不容易将儿子带大,成了家,添了孙子,李老汉眼看幸福的日子就快到来了,可几年前儿子又在外因车祸落下了个双腿截肢;儿媳妇是个现实人,招呼不打不知了去向;孙子才刚上小学。那时的李老汉呀一下傻了眼。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来,周围邻居一个一个都富了,洋房别墅一幢一幢的、车子开回一路一路的、票子拿出一沓一沓的,可他过去因老婆患病不但没能出去挣钱反而欠下一屁股债,刚把老婆带来的债务偿清如今却遭遇这么大的变故。抬眼看到自家的房子,仍旧是过去自己咬紧牙关修造的砖瓦房,旧得好象不能再旧,再环看屋内,家俱寥寥几不成室。他拉过孙子紧抱在身边不停地抚摸着孙子的头可内心真如刀绞。如不是儿子和孙子无人照管,李老汉真想一了百了。就这样,一个六十来岁的李老汉从那时起就独自一人强撑着家,照顾儿子和孙子。
  都说党的政策好啊。精准脱贫改变了李老汉一家的窘况。房子得到了全面维修、一家人拿到了国家低保、儿子残疾得到了补助、孙子入学受到了资助,李老汉沉甸甸的心情终于松了一口气,多年来一直不见的笑容也偶见脸上。
  我与李老汉的缘份也就从这精准脱贫的帮扶工作开始。
  2015年初,我被县委组织部安排作为李老汉家脱贫帮扶责任人。去李老汉家前我在村委了解到李老汉一家基本情况:2014年被评为贫困户,2019年预脱贫;一家4口人,李老汉、儿子、儿媳、孙子;因病、因劳动力不足致贫……走到李老汉家见李老汉的儿子坐在饭桌前的轮椅上,李老汉正忙碌着把饭菜端上桌,一菜一汤。一阵自我介绍后,李老汉父子两便将家庭情况娓娓道来,我从中了解到他家详细情况:儿媳已经远走可能不会回来了,孙子已到中心小学五年级住校,家中平常就只有父子两人;家中经济来源很少,李老汉六十多岁了,除了农活外还去打点小工找些零花钱补贴家用,虽老了却仍是家中主心骨;近年来,一家人的低保、儿子的补助和孙子的资助政策减轻了家中一些负担,但一年下来,还是捉襟见肘;房子陈旧无法待见客人;自来水与入户路没有接通,生活不太方便;槽头上一年一头猪、家中一年养十来只鸡鸭、田地里一年产些粮菜都是供自家一年生活,种养殖业很少收入。
  走出李老汉家,我反复思量,这么一个特殊家庭,怎么脱贫呢?
  通过与村委汇报沟通,住房问题、道路问题、水电及电视闭路问题村委已经纳入规划,实施解决。可是李老汉一家经济收入指标如何完成呢?如何才能拓宽李老汉一家经济增收出路呢?李老汉渐老,靠他是不行的,儿子残疾更不可行,孙子小还在读书。想到这,我暗下决心,必须给李老汉家找一个稳定的增收渠道,让李老汉一家真正实现脱贫,出色完成我本次的帮扶任务。
  李老汉家四周是一片空地,这几年因为李老汉忙不过来,一直荒废着,我瞅准这可是李老汉家增收发展的有利条件呀。通过市场考察,我建议李老汉家在这片空地栽植柚树,发展产业。“一是管理难度不大,儿子在家就可就近管理;二是市场前景不错,本镇及附近市场都可销售;三是稳定可靠,年年都会挂果。”我向李老汉引导。李老汉也欣然同意。于是在政府农技员的技术帮助下,我买来的一百五十株柚苗成功栽植,为了快速见效增收,我还给李老汉买来了嫁接成功的柚苗二十株,三年后便可挂果。看到柚苗成活与生长,我心里一直盘算,到二0一九年,二十株柚子树可挂果不下两千斤,加上政策补助的各项资金和李老汉自家养殖与做零工收入,李老汉一家到时真脱贫不成问题了。再到了这一百五十株柚树全部挂果时,李老汉一家稳定收入也不错呀。想到此,我感觉仿佛干了件特大好事,不由得一阵窃喜。
  在村委统筹安排和我的帮扶下,李老汉家庭条件一直朝着美好生活的方向不断变化着,儿子在享受医疗保障政策下安装上了假肢,可以走动起来,能做些家务,也能到柚子园中除草、施肥、杀虫,变得充实与自信起来;李老汉心情一好,身体越壮,便抽出更多时间找零活,多一些钱补贴家用;孙子天天成长由小学到了初中;园中的柚树也乖巧似的蓬勃生长。
  我的帮扶工作也有条不紊地努力进行着,看到李老汉一家的转变,成功的喜悦之感弥上心间。
  四年时间转眼过去,到了二0一九年,也是脱贫的决胜关键之年。直到八月底,我的工作虽然披霜露、顶烈日、费口舌、花心思等,但我内心都是一种满足。因为这份工作让我体会到一份担当,感受到了一种我在城市生活和单位工作中所不能感受到的内涵,挑战与充实之感常在心间;我另外的帮扶户都同李老汉一样对我满满的点赞和认可,这自然也给我带来一种成功与自豪。
  但是,到了八月三十一日,我的心情发生了巨大的逆转,因为我听说李老汉的孙子没去读初三而准备辍学了。我的心情直降零点,过去的喜悦与自豪一下全无,帮扶工作的压力陡然剧增。不让一个孩子因贫失学,这是党的扶贫政策,也是对脱贫帮扶工作的一个基本要求。有适龄儿童少年失学辍学这可是脱贫攻坚工作一票否决的底线,如果李老汉的孙子辍学,我的帮扶任务不就“洗白”了吗?我放下手中一切事务,匆忙趋车来到李老汉家做李老汉孙子的劝返工作。

  “反正高中是读不起了,不如早点找个亲戚带出去,学艺、打工、挣钱。”李老汉慢条斯理说道“我越来越老了,孙子可才是我们家的希望,他要有个好的出路,我们一家子才会好起来。”
  儿子一直呆滞一旁,牙关紧闭,满脸胀红,眼角似有泪水,始终沉默无言。
  必须劝返孙子回校读书,这是我本次来到李老汉家的工作决心,更是我的义务与目标。可是,从哪儿入手说服劝返呢?窗外,密密的细雨飘洒在柚子树上,柚树显得格外旺盛,也更喜人,那二十株较大的柚树已经挂果,柚子随处可见,虽还有些小但充满希望。可我内心一时却没了着落。
  我知道李老汉的孙子读书肯用功,且成绩是蛮优秀的。我理了理思路,便开导李老汉:“孙子还未成人,并且是个读书的料,根据他的学习基础,升入重点高中、实现重点大学梦想完全可能呀!为什么不让他读书呢?读高中还是要享受国家资助政策的,就是读大学仍然要享受国家资助贷款与补助政策呀,都花不了多少钱。你把孙子带这么大是很不容易的了,可是现在不给他一个学习成长的机会,岂不半途而废?孙子是你们一家的希望,如果现在不让他多学习多积累,日后他怎么能创造自己最大的前程,彻底改变你们的家庭状况呢?”接着我给李老汉算了一笔账。“高中三年阶段把国家资助的钱和孙子本人的低保金全用在孙子读书上,每年是还下差那么些,可是那片柚子园不正补上了吗?”“到孙子上大学时,学费靠贷款,生活有补助,并且那时所有柚子全挂果了,还要你愁钱的事吗?”一折一折的计算让李老汉不住的点头,儿子脸上亦慢慢舒展开来,微露着一丝笑容。
  “真如你所说,就让孙子继续上学吧。”李老汉终于同意了。
  “那就马上送他去学校吧。”儿子用假肢一下子站了起来,赶紧补道。
  我心上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不由舒缓了一口气。心想李老汉还真通情达理呀。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我一面继续向李老汉父子说着读书的重要,一面看着窗外那一片柚树。默默祈祷“柚树啊,乘着这大好时节快快长吧,孙子的成长还指望着你们呢!”
  我的帮扶工作又恢复了往日那平静与愉悦,认可度与价值度同比上升,工作的快感和那挂在树上的柚子一起慢慢发酵,内心对自己的脱贫工作如何面临市、省、国检充满了自信。
  转眼十月就到了,全县脱贫攻坚工作迎接市级验收的日子马上到来。“两不愁、三保障”在村委及我的努力工作下,李老汉一家样样达标了。算上低保政策收入、圈养猪及粮食产值、外加柚子产值,家庭经济收入也超过了人均脱贫收入标准线。对于李老汉一家真脱贫我算是心无顾念了。
   “还不知道今年柚子好卖不呢?”李老汉冷不丁冒出一句话。这句话或说者无意,可这句话不得不让我这个帮扶责任人的深入思考。这二十株柚子树虽果压枝头,但真的能卖上我和李老汉算的收入数吗?作为帮扶人必备对帮扶对象负责,决不能以假欺骗啊!良心告诉我不能仅根据理论上的数据让李老汉在帮扶手册上签字确认,我必须拿出真实可信的凭据让李老汉信服才行。我想了个办法,来到镇上找了个水果店个体商贩到李老汉家柚子园,让他估算并预定收购这二十株柚子树上的柚子。
  商贩把柚子园左右环顾,用满含生意经的味道说道“依我看的话,这二十株柚子最多就给一千元吧。”
  “一千元?二十株柚树上的柚子,平均按每株柚子树挂果一百斤,也是两千斤柚子啊,咋个就只值一千元?”我内心一凉,这一项是我和李老汉一起给李老汉家预算的纯收入一千元啊。如果这二十株柚子树上的柚子只值一千元的话,除去成本可什么都不剩下了啊。听到这,儿子也一下没有了表情,李老汉默不出声。
  我知道这柚子是儿子的心血,更是一家人的未来,我不可能让李老汉和儿子看不到希望,更不可能不切实际的为了完成我的任务而让李老汉在表中违心的签上自己的名字予以确认。我赶紧送走了商贩,回到屋内打算和李老汉父子一起重新算计二0一九年度的家庭人均纯收入,并在心里盘算着李老汉家其他增收计划。李老汉什么也没有说,叫我把手册拿给他看看,我递过手册,李老汉眼都没看,直接在贫困户后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不用算了,我心中有数,肯定达标了。”这怎么能行呢?李老汉的举动岂不是宁愿自己吃亏,不让他人受罪吗?脱贫攻坚工作可不允许这样不实与虚浮啊!既然,表中写明了一千元的纯收入那就必须让李老汉看到实实在在的一千元人民币了。
  我再次找到水果店商贩,给他讨价还价一番,讲到一千五百元,最后商定,隔十天即来采摘。“十天后就过去采摘,抢个早,再过一段时间,柚子就太多了。”
  我一边应诺着商贩一边盘算,还下差五百元,我直接补上去行了。“好吧,十天后见,但去采摘时不要多嘴,你就说重新讲好了价格,两千。”心想:不管咋说,十天后,李老汉见到实实在在的两千元人民币,二0一九年度家庭的收入全部实现了。“我和水果商贩重新讲好了,他现在愿意出到两千,十天后他会过来采摘。”电话中我对李老汉善意的谎言。
  十天之后,是恰逢一个周末的日子,我和商贩如约而至。看到李老汉和儿子都在院子里,孙子在屋内作业。刚说到柚子的事,李老汉这次却一改往日平和的态度,丝毫不给我情面,坚决不同意商贩采摘柚子。“不管钱多钱少,今天坚决不卖。”
     我有点惊愕,是我的帮扶工作哪儿做得不好,让李老汉反感了?还是柚子价格出少了呢?为打破僵局,我走到李老汉面前,探明原委。
  “我算是想明白了,商贩第一次来出了一千元的价格,现在又一下子高出这么多,肯定是你又在背着我,出什么点子了。
     党的政策好哇,这几年改变了我家所有面貌;我的儿子能够站立起来,生活自理;我的孙子能够继续读书,这些都是党和国家带给我家的,我还有什么话说吗?
  你给我家栽了这些柚树,让我家今后有了一定稳定收入,是长久之计呀,我很知足哪!今年是第一年挂果,如果柚子产量不足,卖不到想象的数量,我们全家肯定理解啊,还需你再想什么点子补贴吗?你悄悄补贴了,我们的良心去哪找啊?
  我从孙子继续读书想到一个道理。我过去想把孙子送去学艺、打工找钱是过早把孙子放到社会,是在掉他的价啊。柚子也如同人。柚树从长成林再到丰收那还需要一个过程呢,现在柚子还没有完全成熟,商贩们就来采摘抢早,不让它们掉价了吗?这批柚子现在可能只能卖到一千多,可是,我将它们留到成熟,再经过霜冻,到了过年时肯定能卖个好价钱,至少可以卖到两千多的。我对这片柚子是充满信心,如同对孙子的期待一样啊。”
  整场无语。商贩拿出五百元,交给李老汉。“这批柚子我交订了,年终采摘,价格你定。”
  孙子跑出院来,我们五人,脸上都洋溢着微笑。(作者:平昌县泥龙中学刘明杰)




上一篇:弘扬爱国主义精神 实现民族伟大复兴
下一篇::没有了

新文章

门文章